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有个“牡丹”江

——朱毅江书画学校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朱毅江,中国牡丹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国家书画院副院长,省书协会员,齐市书协副秘书长。师从书法泰斗张迪、中国著名书法家高惠敏(阿敏)、中国著名花鸟画家徐湛。书画印被《人民日报》等数十种报刊发表,传略、作品被收入《中国书画家大辞典》等近百部辞书中,作品多次在国内、国际书画大赛中获奖,赴日本、韩国、新加坡展出,作品被黄河书院、牡丹画院等收藏,出版了《中国著名书画家——朱毅江作品集》,被授予“中国百名实力派行书名家”、“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杰出传承人”。朱毅江博客:zui.mo2007.blog.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写大标语的故事》——朱毅江博文【原创】  

2010-05-12 22:11:21|  分类: 回望军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大标语的故事

没有电脑的时候,从城市到乡村,从地方到部队到处可以看到墙面上书写的大标语,有毛主席语录的、有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有计划生育的、有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有建设国防保卫祖国的……由于受当美术老师大哥的影响,自己从小就喜爱美术,能写一手比同龄人强一些的钢笔字,特别是会写一般同龄人写不了的美术字,我上学的学校、下乡的农场、当兵的部队、施工的塔吊、就职的企业均留下了我的墨迹—大标语。随着时代的发展,电脑喷绘随处可见,手写大标语已被时代所淘汰。但回想我写标语的故事,还是很令人难忘的。

1982年,我在内蒙古赤峰市81215部队当兵的第一年,我所绘制的板报在全团板报比赛中获得第一名,由于自己美术字和绘画水平比其他战友略胜一筹,当年十月,我从连队被调到团政治处宣传股担任电影放映员。我的工作是为战友放映电影,画幻灯片,并为团里大型会议写标语,为部队首长手抄材料,为部队政治宣传服务。

1983年,部队开往山区打山洞,部队司令部、后勤处及各连队均在营房周边书写大标语,部队各部门、各连队纷纷找我为其书写大标语,我忙得不亦乐乎。一次机关某部门让我用白灰为其往大墙上书写一条十余个字的大标语。我在书写中,听到离我有一定距离的这个部门的领导对其他军官说:“这小子写得快,唬弄唬弄弄没一会儿工夫快写完了。”我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现在仍有一些人如此人一样,对于搞艺术的人的多年付出、知识积累,不屑一顾,认为就是举手之劳、一蹴而就、容易得很,对他们付出的汗水和心血不予肯定,不知感恩。)当时我啥话未说。事也凑巧,此标语写完没多久,一场暴雨将此标语中迎雨面的几个字给浇掉了。那个领导又找到我,想让我再给补写上。我说:“我那字是唬弄写的,你去找不唬弄的去写吧!”他一看我不肯写,找到我们电影组长,我仍未去补写。此事,虽让此人知道了:写字可不是唬弄写的。但我在部队入党时,此事却成为我一条不足。现在反思: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此事让此人知道即可,还是应服从电影组长命令,去为其补写。唉!只能在今后工作中吸取教训了。

另一让我至今不能释怀的事是:1983年夏,我为部队汽车排大门两侧大墙书写大标语,共八个字,其中有:“安全行车”四个字。临近中午时,“全”字写了一半,我放下笔,去吃中午饭。等我下午来到汽车排继续写“全”字时,汽车排助理十分严肃地对我说:“小朱,你为什么‘全’字不写全?因为你 ‘全’字没写全,今天中午部队一名军官在部队门口出车祸因公殉职了!”我一愣,看助理不像开玩笑,我试探地问:“助理,真出车祸了?”助理松开绷紧的脸说:“中午确实出车祸了,但跟你没写完标语没关系。”我虽不信迷信,但从此以后,我再写“安全”方面的标语,宁可酒不喝、饭不吃,也得把“安全”二字写全,此后也再没发生过如此巧合的事。

此文曾被《齐齐哈尔日报》发表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