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有个“牡丹”江

——朱毅江书画学校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朱毅江,中国牡丹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国家书画院副院长,省书协会员,齐市书协副秘书长。师从书法泰斗张迪、中国著名书法家高惠敏(阿敏)、中国著名花鸟画家徐湛。书画印被《人民日报》等数十种报刊发表,传略、作品被收入《中国书画家大辞典》等近百部辞书中,作品多次在国内、国际书画大赛中获奖,赴日本、韩国、新加坡展出,作品被黄河书院、牡丹画院等收藏,出版了《中国著名书画家——朱毅江作品集》,被授予“中国百名实力派行书名家”、“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杰出传承人”。朱毅江博客:zui.mo2007.blog.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朱毅江散文集《一江春水》之“童年回忆”16——19  

2013-01-13 19:40:35|  分类: 博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一次失误

小时候,我是一个蔫淘的孩子,每年小满前后,我家所在的齐齐哈尔市梅里斯郊区都会飞来许多山鸟。每到这个时候,我都要和我最要好的小伙伴小军、小彬去打山鸟。记得,在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我们正在我家院里准备打鸟用的弹弓、夹子、玉米虫子时,我家邻居的四只母鸡突然飞上了我家的仓房屋顶,偷吃我家晾晒在仓房屋顶的陈年玉米,我随手扔了几粒石子,轰走了两只母鸡,小军、小彬帮我轰走了一只,可剩下的那只母鸡我们怎么轰就是不走,刚轰下去,转眼功夫又飞了上来……我一气之下,拿起弹弓,石子上堂,拉长皮筋,撒手……我撒手的瞬间也许母鸡发现了我的企图,展翅向外飞去,石子歪打正着,正中母鸡头部,当时我真害怕邻居家的母鸡被我打死,我飞快跑到院外,却未见母鸡踪影。这时,我心里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下午,我们打鸟回来,当我正沉浸在收获的快乐之中时,邻居家的小伟来找我玩,闲扯中,他说:“我家的一只母鸡被前趟房的前几天和我打过架的黑小给打死了。”我问:“是亲眼见到的吗?”他说:“不是亲眼看到的,但我觉应该是黑小,别人和我家没仇。”我没敢正视小伟的眼睛,我说,得去小军家写作品去,便离开了他。

转眼几十年过去了,每次想起这件事,我都觉得对不起一直相处很好的小伟家,更对不起替我背了几十年黑锅的黑小。今天写出了,但愿小伟能看到此文,我的内疚之心方觉好受些。

【1998年5月31日《鹤城晚报》、1992年4期《鹤城青年》发表】

 

 

自行车之缘

 

我与自行车结缘一晃已三十多个春秋,每每想起我与自行车的趣事,我都有讲不完的故事。

初学自行车是我九岁在梅里斯北建华厂十六车间的时候,由于当时个小,只能掏裆(右腿从车大梁下掏过)骑车。记得,在一个酷热夏季,刚学会骑车不久的我,穿着背心、短裤,掏裆行驶在有两道很深车辙印的泥土路上,由于驾车技术不过硬,车前面一块土坷垃,怎么也未躲过去,压上后,车一颠,直奔车辙印下去,自己赶紧拧车把调整方向,想尽快从车辙里冲出来,哪曾想,车轱辘沿车辙边一出溜,我连人带车摔了个狗啃屎,膝盖蹭掉块皮,车把也摔歪了。打那儿以后,我总结出了一条经验:尽量不在车辙边上骑车,万一掉进去,必须停车出来,否则,必摔无疑。由于我善于总结经验,以后再没因此摔过跤。

十二、三岁时,我已可以驮母亲去离家十二里路的梅里斯前平屯了(我家文化大革命时被下放的地方)。再大点,我已可以单独骑车去离家更远一些的姐姐下乡的前平良种场了,成为姐姐与家人互通信息的优秀联络员。记得有一年冬天,我到姐姐的农场,要回家时,自行车突然滑轮(蹬脚蹬子车轮不转),没办法,我让姐姐和欲去梅里斯办事的拖拉车手说带我一程,姐姐一再咛嘱拖拉机手慢点开,目送我消失在远方才肯回屋。我是左手拽住拖拉机后车箱板,右手握住自行车把,没用脚蹬车就回到了家。回家和父母一说,父母十分后怕,狠狠地批了我一顿。从那以后,我再没敢做“搭车骑车”这种危险事。

1981年底,18岁的我光荣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到部队后因无自行车可骑,在连队足足憋了我一年。第二年,我调到了团政治部宣传股当电影放映员,为到市内办事方便,宣传股备有一辆自行车,我到电影组后第一件事儿便是骑自行车在部队俱乐部门前转一大圈,久违了的感觉特惬意,骑不到自行车的战士纷纷向我投来羡慕的目光。

1984年底,我从部队复员后,分配到了建华厂,为了上班方便,父亲和三哥为我精心挑选了一辆二八加重自行车。父亲说:“以后换液化气、驮粮食、驮秋菜、驮孩子都能派上用场。”实践证明父亲十分有远见。几年以后,我娶妻生子,我曾用这辆自行车同时驮过我6—8岁的外甥高中昊、侄女朱春蕊、邢宇和我女儿朱琳四个孩子,路上行人都向我投来了惊讶的目光。现在想起,那肯定是违章行车。

记得一次战友聚会酒会回家,早晨醒来开仓房门欲骑自行车上班,却发现自行车不翼而飞,吓出一身冷汗,仔细看仓房门并无撬过痕迹,左思右想,这才恍然大悟,昨晚是骑自行车去,打的回的家,自行车落在饭店门口了……

一晃骑自行车已三十余载,现虽已换上几千元的电动自行车,但偶尔还骑自行车,因我和自行车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不知因骑车磨坏了多少条裤子,但我仍感谢它,是它为我赢得了许多宝贵时间,相对延长了我的生命……就是有一天我有了自己的汽车,我也永远不会忘记曾给我留下无数美好回忆、为我做出过突出贡献的好朋友——自行车的。

 

 

【2006年10月27日《鹤城晚报》发表】

 

 

 

 

“重 归 故 里”

初秋的一个周末,同事相约来到了一位朋友在宛屯的果园。当我闻到青草的芳香,听到蝈蝈的鸣叫,看到挂满枝头的硕果……似重归故里,激动之心情充溢满怀……

进入果园,我就被浓浓的乡村味所吸引。果园由红砖墙围成,果园门为铁栅栏门,右侧为朋友一室半砖结构平房。推开铁栅栏门,十分热情迎接我们的不但有朋友和夫人,更有欢蹦乱跳的鸡鸭鹅狗。进入果园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眼久违了的农家用压水井,我几个箭步便来到井边,压出沁人心脾的井拔凉水,手捧入口,清凉爽口,回味无穷,用其洗去一路风尘,好惬意……

主人递过一个篮子说:“果园里所有能吃的水果、蔬菜随便摘,并欢迎你们能拿多少拿多少。”听罢主人此言,我拿起篮子却犹豫了,放眼望去,果园东北角是遍地金黄的菇娘地,东南方是硕果满枝头的李子树,正南方是繁星璀璨的沙果树,西南角是绒穗随风飘舞着的玉米地,在此其间,还杂种着葫芦、丝瓜、柿子、辣椒、茄子、土豆等农作物。我已不知先在何处下手了。经过激烈思想斗争,我首先来到了菇娘地。因我对菇娘情有独钟,每年菇娘成熟后,我都会买很多自己享用,爱人和女儿几乎一粒不动。对菇娘的偏爱也许与童年经历有关。

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我童年在梅里斯时,每年菇娘地罢园(秋收后荒废地)后,我都会和小伙伴儿去溜(拣)菇娘,菇娘地罢园一般都在秋季头场霜后,因菇娘有皮,头场霜是打不透菇娘皮的,故每次溜菇娘都能拣回很多农民拉下的大粒菇娘。一次,和小伙伴去溜菇娘,被一自称是看青人(看护庄稼的农民)碰到,他说我们是偷菇娘的,我们据理力争,看青人最后说:“你们把装菇娘的烟盒(烟幕弹废品盒,装旱烟特好)留下,就不罚你们了!”我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此人是相中了我们的废烟幕弹盒。我们说:“烟盒可以给你,但你必须承认我们没偷菇娘,这地是罢园的。”那人一把抢过废烟幕弹盒,边快步离开边说:“这地早罢园了。”我们虽被抢走了一个废烟幕弹盒有点沮丧,但我们并没有流泪,因那人想诬陷我们没能得逞,我们捍卫了我们从不动人一瓜一果的好名声。打那以后,我对菇娘就更有感情了。

一晃三十余个春秋过去了,当我再次来到满地尽是黄金甲的菇娘地时,已是年过不惑、没太多激情的中年汉子,但我仍被金灿灿的大粒菇娘所吸引。我三下五除二,一会工夫四垄菇娘地被我洗劫一空。虽汗流浃背,但仍斗志昂扬。我又拿起一个篮子来到东南方的李子地,抬头望去,一人多高的李子树上布满了黄红色挂霜的李子(未摘下的李子上有一层轻如蝉翼、白如薄雾的霜状物),甚是喜人;低首俯看,树下星罗棋布点缀着熟透了的紫红色的李子。当拣拾地下李子起身时,几次肩头被坚实的硕果撞击,李子滚落一地,硕果撞肩的感觉真好……

我们分享了朋友秋收的喜悦;领略了田园风光;拣拾了童年故里的感觉;忘却了城市的喧嚣;放逐了我们的疲惫;收获了久违了的惬意心情……

【2008年9月《齐齐哈尔广播电视报》发表】

朱毅江散文集《一江春水》之“童年回忆”16——18 - 毅江书画学校 - 黑龙江有个“牡丹”江
 

2012年春,朱毅江在梅里斯留影。

  

我们的生活比蜜甜

俗话说,饿了甜有蜜,饱了蜜不甜。日前,女儿早晨上学前我给煎了十余个饺子,无论我如何相劝,女儿就是不吃,理由是:不爱吃酸菜馅的饺子。由此我不禁想起我的童年生活。

童年时,我兄妹五人,一家七口只靠父亲一人工资生活,不用说吃饺子,就是细粮,一个星期只能吃一顿。因当时困难,肚子没油水,我家供应的粮食根本就不够吃。为了全家能吃饱,我家一是采取用细粮换相对多一点的粗粮,二是买上千斤的土豆、角瓜(西葫芦)当粮吃的办法,基本解决了全家的温饱问题。

记得,有一次我感冒发烧嘴特干,什么也不想吃。爸爸从商店里买来了半斤饼干,平时不敢奢望香甜的饼干在嘴里打转无法下咽,我问爸爸为啥平时爱吃时不给我买饼干呢?爸爸脸上浮出十分复杂的表情,没有回答我的问话。现在我才明白,在当时,有病时能吃上饼干已是一种高消费了。

我现在向女儿讲起我过去的往事,有时女儿都不大相信。现在的孩子们想吃水果,应有尽有。可在我的记忆中,24岁前,我只吃过一次香蕉。我出生在60年代初,因当时不开放,祖国南北经济无互补,谁倒东西卖就是投机倒把,受批评,甚至遭批判。南方产的东西,北方根本看不到,香蕉更别想吃了。那次吃的香蕉是爸爸到南方出差带回来的,还特小,只记得吃过,根本记不得什么滋味,对香蕉皮全无印象,只在一本《儿童文学》中看到的一幅漫画里才知踩香蕉皮可使人滑倒……

我二十左右时,祖国已实行了改革开放,那时我正在内蒙古当兵,街里已有香蕉出售,因我每月津贴费只有七元钱,根本舍不得花钱去买当时也算的上是高档水果的香蕉。复员回家后,在为老人买水果时我才真正品尝到了香蕉的香甜,这香甜归功于祖国的改革开放,如果祖国不改革开放,我第二次吃香蕉还不知哪年哪月呢。

 【此文被收入庆祝建国50周年《鹤城作家作品选》】

 

 

朱毅江书画学校: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北大街 
        手机:13766581215
        QQ:390437811         邮箱:zuimo2007@163.com 

博客地址:http://zui.mo2007.blog.163.com或zuimo.shufa.com

欢迎光临《中国翰墨网》为朱毅江先生举办的网上国画作品展,

地址如下:

中外艺术大观http://q.163.com/zwysdg/?fromNoticeToQ

 翰墨中国网http://www.hmzgw.com/read.php?tid=103

朱毅江官方艺术网站: 

http://home.chushan.com/zuimo

http://www.dfmsj.com/blogs.asp?userid=221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