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有个“牡丹”江

——朱毅江书画学校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朱毅江,中国牡丹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国家书画院副院长,省书协会员,齐市书协副秘书长。师从书法泰斗张迪、中国著名书法家高惠敏(阿敏)、中国著名花鸟画家徐湛。书画印被《人民日报》等数十种报刊发表,传略、作品被收入《中国书画家大辞典》等近百部辞书中,作品多次在国内、国际书画大赛中获奖,赴日本、韩国、新加坡展出,作品被黄河书院、牡丹画院等收藏,出版了《中国著名书画家——朱毅江作品集》,被授予“中国百名实力派行书名家”、“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杰出传承人”。朱毅江博客:zui.mo2007.blog.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朱毅江散文集《一江春水》之“童年回忆”1——5  

2013-01-07 21:02:23|  分类: 博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01月07日 - 毅江书画学校 - 黑龙江有个“牡丹”江

  

童   年  

一天,姐姐送来一把小根蒜,勾起了我对童年往事的回忆。

记得那是1970年的春天,7岁的我随受迫害的父亲和全家一起被下放到了齐齐哈尔市梅里斯区前平大队第七小队,我家被分配到前平屯最东头一家主人叫李道坤的农民家东屋,房子坐北朝南,用现在的话讲是两室一厨,我们两家共用一个厨房,鸡鸭鹅狗可随便进屋溜达,因其家里养羊,满屋膻味,虽不太适应,但觉得十分新鲜。

第二天一早,我和三哥、四姐来到了村东头的大地里玩耍,突然发现远处有几颗破土而出的嫩绿色的幼苗,那时大地任何庄稼都未长出,光秃秃、黑黝黝的大地上点缀着几颗绿苗,显得十分醒目和诱人,我们争先恐后地跑了过去。我们并不知它的名字,也不知它是否能吃,只是出于好奇,便开始挖了起来。正挖的来劲时,突然见几个和我们年龄相仿的小孩儿从村里向我们跑了过来,我当时心吓得怦怦直跳,对三哥说:“这是不是他们家种的?他们会不会欺负我们?”我四姐差点被吓哭,三哥镇定地说:“要是种的,不应该东一颗西一颗的?我想他们不会比城里孩子更坏!”三哥话音刚落,那几个孩子已跑到我们近前,令我们吃惊的是,他们不但没欺负我们,反倒帮助我们挖起了我们并不认识的绿色小苗。其中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儿试探着问我们:“你们是城里来的,知道这叫什么名吗?”我们哥仨同时摇了摇头。一个瘦一点的小男孩儿抢着说:“这叫小根蒜。”一个小女孩儿接过话头说:“这小根蒜可以炒鸡蛋吃,蘸大酱生吃,腌咸吃也行,可好吃了!”我们哥仨对视了一下眼光,那胖男孩儿看出我们有点疑虑,便拿起一根小根蒜,用小胖手撸了两下,塞进嘴里,几口便吃了进去。听着他们热情的话语,看到他们真诚的行动,我们的眼睛湿润了……在城里,我们被骂为狗崽子,处处遭人白眼,四姐在放学的路上,被同学有意推倒,一颗门牙被磕断,那帮同学一边乐,一边说:“狗崽子的牙掉了,真好玩……”我们家的院里也经常无端被人扔进尿冰等脏物,过去没有任何矛盾的邻居也借故欺负我家……我这个6岁的小孩,每天都心惊胆颤,度日如年……

在农村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们一直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我们哥仨与这几个小伙伴成了亲密的朋友,在我父亲平反后,我们全家返城时,我们几个小伙伴都留下了惜别的泪水……

【2011年7月《广播电视报》、1998年5月24日《鹤城晚报》、2011年6月15日《建华报》发表】

2013年01月07日 - 毅江书画学校 - 黑龙江有个“牡丹”江

 

1966年6月1日,4岁的朱毅江

 

 

童年趣事儿

一九七0年春,文革中期,我全家随受迫害的父亲一起来到了梅里斯区前平大队。在没去之前,父亲先到前平去过一次,父亲可能是担心我们不愿离开城市,回来后对我们说;“咱家被下放的地方离市里有60多公里,咱家被分到村东头一户叫李道坤的农民家东屋,他家有鸡、鸭、鹅、狗,还有猪、羊,羊和狗动不动就上炕,村东头是一望无际的黑土地(当时庄稼苗儿还没有出来),有树林还有草甸子,小草现在都已经绿了,黑土地与绿草地形成了各种图案非常好看,你们一定会喜欢那个地方。”我听完父亲的述说,真想马上飞到那个广阔天地里去。当我全家拉上全部家当乘上汽车离开城市时,我没有哭,因为我对下放到农村只觉得新鲜。而母亲却落泪了,母亲在汽车缓缓启动时,最后看了一眼居住了多年的城里老屋,含泪说:“这辈子咱家可能再也回不了城里了。”我后来才理解,母亲在城里在父亲戴高帽、挂牌子游街受迫害时,虽经历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但真让母亲,特别是我们几个未成年的孩子离开城市,母亲确实有些承受不了。因为当时的城乡差别相当大。

当我全家乘着解放牌大卡车向梅里斯进发时,母亲告诉我,我将回到我的出生地梅里斯。1960年父亲携全家从辽宁省抚顺兵工厂来到黑龙江齐齐哈尔援建建华厂。当年被分到建华厂十六车间就在梅里斯区北,这次被下放的梅里斯前平屯离十六车间有12里地,可此行并不是荣归故里,而是父亲以走资派罪名被下放到农村——前平屯。虽与我的出生地十六车间只相距12里地,但在父母心中这是咫尺天涯,这是城市与农村之间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母亲早年在农村长大,吃了很多苦,当母亲想到我们一家,特别是二哥、三哥、四姐和我都得生活在农村,将来的命运未卜时,只有暗自落泪,根本无心浏览窗外的美景。

我当年只有7岁,看到车窗外绿草、小溪,特别是飞鸟、绿树从我们车窗外飞快滑过,只觉得车速慢,急切盼望早些到达鸡、鸭乱蹦,猪、羊成群的李叔家。经过一个半小时的颠簸,我们全家终于到达了前平屯李叔家。没等我们下车鸡、鸭、鹅、狗已围在汽车左右,李叔家人热情相迎,帮助搬箱倒柜,没等我家搬完东西,李叔家的山羊已毫不客气地跳上我家的炕头,咩、咩地叫个不停……我和三哥、四姐感觉一切都那么新鲜和开心,远离了城市的喧嚣,没有了城里人的白眼,到处伸出的是热情的双手和对我们尊敬的目光……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了农民的善良和淳朴。

我们哥仨像冲出笼子的小鸟飞也似的跑向村东边的绿草地,尽情的欢呼雀跃……因为这里没有了向我们家院内投掷尿冰的势利小人,更无将四姐有意推到摔断半截门牙还在坏笑的城里小孩......我们跳啊、笑啊!我们随手拣起许多褐色的小球球装满衣兜……这时母亲喊我们回家吃饭。饭后我们哥仨在炕头弹起捡来的小球球。玩儿兴正浓时,西屋李婶来串门,当她看到我们所玩儿的小球球后十分惊讶地说:“这仨孩子,你们咋拿羊粪蛋儿玩儿呢?”我们哥仨一听马上把炕上和兜里的羊粪蛋儿扔的老远,马上用肥皂猛洗小手,生怕脏东西钻进手里……我曾多次给女儿、外甥和侄女讲起过此事,女儿说:“爸爸你们童年虽经历磨难,但你们的童年还是有值得回忆的趣事儿啊!”

 

2013年01月07日 - 毅江书画学校 - 黑龙江有个“牡丹”江

 1970年,朱毅江兄妹三人合影

  

  过 年 的 记 忆

   “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冻豆腐;二十六,杀年猪;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儿;初一初二满街走。”日前,当我看到儿时曾唱过的过年歌谣时,眼前立即浮现出了儿时过年的情景。

    我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三年自然灾害后,当时国家经济状况较为落后。我童年时,特盼过年,因为每年春节,我们都能穿上一身新衣服,吃到平时吃不到的好吃的。当时几乎每个家庭都有好几个孩子,几乎所有家庭孩子的衣服都是大的穿小了,传给小的穿,孩子们平时穿的衣服几乎都是带补丁的(衣服破了补块布)。只有春节时,父母才会给每个孩子买一身新衣服。我们男孩儿既盼望能穿上新衣服,又不好意思先穿新衣服出门,年年都和小伙伴儿约好三十那天穿上新衣,初一一起去拜年,穿早了是会被其他小伙伴儿们笑话的。要说小时侯过年吃的好吃的,现在的孩子会不以为然。现在早晨卖大果子(油条)的到处都是,而我童年时,从未吃过买来的大果子。在我记忆中,好象没有卖的(我童年基本是在农村和郊区度过的)。年三十,一大早,父母为我们发完新衣后,就开始和面,里面要加点矾,炸的大果子,我们叫炉箅子果子(圆形的,中间用刀割几道缝),还有土豆盒、丸子、面蛤蟆(面里和鸡蛋清及盐),菜有茄子干儿炒肉、蒜苗炒肉、酸菜粉炖猪肉,鸡呀、鱼呀,还有酸菜肉馅儿饺子,那时虽没有新鲜蔬菜,但上述美味佳肴如果家里不来客人或赶上节日,平时哪都吃不到。没等正式开餐我和哥、姐,左一口、右一口,已偷吃的差不多了,等正式开餐,我们不吃个小肚溜鼓决不下桌。春节期间,一改平时一周能吃一顿细粮(大米、白面)的现状,天天细粮。春节过后再吃粗粮。哇!直拉嗓子,那时特渴望:啥时能天天吃细粮呢?

小时侯,家里经济状况不是很好,但每年春节父母都会提前为我们买几挂小鞭(爆竹)。我和大我几岁的三哥自己存放自己的小鞭,一般情况下,是将鞭存放在炕席下,我放在炕头上,三哥放在炕头下,炕热后小鞭在燃放时会清脆悦耳。存放的鞭炮对我们有强大的吸引力,我和三哥会偷摸摘下几个叮当放完,再偷摸弄几个下来燃放,没等到大年三十,小鞭几乎被我们放完了,我们只得将平时为家里购买酱油醋剩的零花钱支出部分去购买小鞭,除夕之夜放他个整挂的,还不过瘾。初一拜年,回家的路上还要拣一些除夕之夜别人家整挂燃放个别未点燃的鞭炮,与小伙伴比谁拣的多,燃放技艺高超。我受电影《带响的弓箭》启发,用皮筋当弓,用高粮杆做箭,将子弹壳固定在高粮杆头上,将小鞭放入子弹壳中,拉开弓,由其他小朋友点燃小鞭,我一松手,小鞭会在天空中炸响,此举立即在小朋友们中普及开来。为了显示自己的放鞭绝活,我将炉钩子烧红,将自己自制的十分喜爱的木制六轮手枪嘴烫个洞,将小鞭放入其中点燃,本想创造出像真枪射击的效果,没想到小鞭一响,枪嘴儿被炸裂,成为小伙伴们的笑柄……

儿时过春节已成为遥远的回忆,但我永远不会忘记童年时那浓浓的“年”味。

 

【2008年1月17日《鹤城晚报》、2007年3月30日《建华报》发表】

2013年01月07日 - 毅江书画学校 - 黑龙江有个“牡丹”江

 童年的朱毅江

 

 

 

一次难忘的春游

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叶前对龙沙公园的印象几乎是零,对龙沙公园最深的印象是1975年的春天,我小学四年级时母校——建华厂梅里斯学校(三中、三小)组织的全校师生赴龙沙公园的那次春游。

在我印象中,在此之前,学校从未组织过全体师生参加的大型的春游。听此消息后,全校师生像炸了锅一样沸腾了……学校先召开了全校大会,提出了一系列要求,各班级又召开了班会一再强调要遵守纪律,不得下劳动湖游泳,不得独行避免走失……

回家后,我们立即向父母汇报,开始为第二天春游做准备。父母为我和哥、姐找出了只有过节或出门才穿的新衣服,买了平时很少为我们买的面包,用玻璃瓶装上了井拔凉水,拣出只有端午节才能随便吃的鸡蛋煮好,为我们装满书包,整装待发。

长夜难熬啊!这一宿,我和三哥、四姐几乎没睡,就盼着天亮,可马蹄表像是和我们作对,咋看也不咋动步,我悄悄爬起,看看老爸的手表,和马蹄表一样,越看走的越慢,比老牛拉破车还慢……在苦等中,我们终于看到了东方鱼肚白,一看表,刚3点多,我和三哥干脆爬起来下起了象棋来熬此时间……5点30分,我们草草吃了母亲为我们准备的丰盛早餐,背起装满食品的书包,直奔学校而去。当我们跑近校园时,老远就看到校园内已来了数十人,我和哥、姐说:“他们肯定和咱们一样,一宿没睡?”哥姐频频点头。当我们跑到近前,同学的话语印证了我们的猜测。小彬说:“你们真能睡懒觉,我们早就到了!”我们反驳道:“我们早就起来了,还下了几盘象棋呢!”小军紧接着说:“那算啥,我和小彬下了一宿军旗!”可以说,所有同学都兴奋地熬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建华厂梅里斯学校地处梅里斯区北,到市内需乘车数十公里,因学校有师生百余人,学校从建华厂借了三台大客车,可到了约定的时间6点钟,就是不见大客车的影,又苦等苦熬了两个小时仍不见大客车……近9点钟,在全体师生的急切盼望下,我们终于登上了因故障而迟到的大客车。

一路上,车厢内欢声笑语,各班级赛歌此起彼伏…..经一个多小时的行程,歌声随我们一起飘入了我们翘首以盼的龙沙公园。我们兴致勃勃地观看了动物园内的多种从未见过的动物,增长了知识;登上望江楼鸟瞰了美丽的城市风光,开阔了视野;在望江楼下全校师生合影,此照成为我学生时代十分珍贵的照片之一。

现在几乎年年春游,但让我记忆犹新、终身难忘的只有童年这次赴龙沙公园春游。

【2012年6月1日《鹤城晚报》发表】

 

2013年01月07日 - 毅江书画学校 - 黑龙江有个“牡丹”江

 

1977年,朱毅江(后排右二)和老师任文满(一排中)及张军(一排左二)同学合影

 

 

 

手 绘 扑 克

    现在,您如果想买一副扑克牌,到小卖店或小百货市场,你可以任意挑选,什么姚记、虎牌等各种牌子的扑克琳琅满目。但现在的年轻人肯定想象不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文化大革命中期,谁家要是有一副普通的扑克牌就会让小伙伴们羡慕不已。那时无处购买扑克牌,喜欢美术的大哥就亲手为我们绘制了一副扑克牌,令我们至今难忘。

    文化大革命中期,由于破四旧立四新,什么麻将牌、天九牌、扑克牌一夜之间均不见了踪影,你想买扑克牌没人敢卖。喜欢美术的大哥将我们从废品堆里拣回的烟雾弹罐剥皮后裁成扑克牌大小,烟雾弹罐外皮是军绿色,里面是牛皮纸,颜色为暗黄色。我们和大哥一起用胶水将白纸贴在硬壳牛皮纸上,干后再顺牛皮纸边缘裁成扑克牌大小。大哥发挥美术才能将扑克牌中大、小王及J、Q、K带人的全部画成各种彩色的花卉,再把其他扑克牌按照扑克牌原样一点不差地画下来,经过一个月左右的辛勤劳动终于完成了一副手绘扑克牌。由于烟雾弹罐外皮较厚,再加上一层白纸,这副扑克牌的厚度是正常扑克牌的三倍,但在当时这样一副扑克牌让我在小伙伴面前炫耀了许久,也让他们羡慕了多日。现在回想起来我和小伙伴们刚玩到这副牌时那激动人心的场面仍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这副手绘扑克牌早已不知去向,大哥也离我们而去,但每每想起这副扑克牌都会勾起我对童年的美好回忆,同时也会在我心中掠过一缕对大哥的怀念之情。

                                                     

【2007年8月《鹤城晚报》发表】

 

 

 

 

 

 

朱毅江书画学校: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北大街 
        手机:13766581215
        QQ:390437811         邮箱:zuimo2007@163.com 

博客地址:http://zui.mo2007.blog.163.com或zuimo.shufa.com

欢迎光临《中国翰墨网》为朱毅江先生举办的网上国画作品展,

地址如下:

中外艺术大观http://q.163.com/zwysdg/?fromNoticeToQ

 翰墨中国网http://www.hmzgw.com/read.php?tid=103

朱毅江官方艺术网站: 

http://home.chushan.com/zuimo

http://www.dfmsj.com/blogs.asp?userid=221

  评论这张
 
阅读(103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